Australia-01

作者:石敢

首先,我是一个单亲妈妈,和两个女儿生活在澳大利亚,我们的经历不知道有多少经验可以供国内的朋友们借鉴,但我猜基本操作原则还是相同的吧。虽然希望能给读到这篇文章的人一些操作层面的帮助,但实际上生活中的困难坎坷(不光是新冠)总还是要自己切身体验过,才能熬过去,没有那种咱俩光说一说、“精神上准备准备”就能避免肉身遭罪的好事儿。不过我想,哪怕你读这篇文章的收获只是听到过来人说说曾经的害怕焦虑和疲惫,知道自己这些负面情绪很普遍,特别人性,从而获得一点儿心里安稳呢?这也足够成为我动笔的理由了。
其次,我要承认在写这篇经验分享的时候,我自己的心态已经有变化。因为我家两个上小学的闺女,姐姐先感染,我后感染,妹妹一直没有被感染。起初姐姐感染的时候,我也还是害怕的,但是现在我也感染并痊愈之后再动笔,总归有一些“轻描淡写”和浮夸的部分,请你谅解。不过这也正说明,再害怕也还是会发生,发生之后还也是会过去,过去之后就都会获得我这种类似“有钱人说钱也不重要”的愉快心情了。
再者,必须要打破一个误区,这是前提,所以我猜您们也都有这个基础知识,但还是得先铺垫一下。新冠病毒是病毒,病毒不是细胞,和我们平时说的细菌不一样:细菌是单细胞生物,它是一个有汁有馅的细胞;而病毒是一段基因信息,由一层蛋白质包裹着,有馅没汁儿。老一辈人喜欢用盐水杀菌、用开水烫餐具,甚至把膜布煮开消毒,这些都只能针对细菌,不能预防病毒的感染和传播。这件事我深有体会,是因为早在疫情前三四年的一个冬天,我妈妈从北京到墨尔本来看我和孩子们,结果全家都得了流感。我很奇怪的是为什么我们明明有基本的隔离和分餐,还是传染了全家呢?后来我发现,那是因为我妈一直只用热水洗碗。她觉得洗碗液有化学成分对身体不好,所以就养成了用滚烫的开水洗碗的习惯,没成想反而让所有的碗筷都感染了病毒。所以热水可以洗去油腻,也许可以烫死细胞,但是不能让病毒“灭活”。盐水消毒的道理,也是利用液体浓度不平衡,让细胞内的组织液渗出到细胞外的方法弄死细菌。所以就算煮开和弄盐水也不能消灭病毒,必须要用到一些可以破坏病毒表皮蛋白质的“化学成分”才能消灭它的活性,也就是我们老百姓说的“杀死病毒“。说白了,就是得用肥皂。

好了,有了以上三个前提,我们的经历应该就好理解一些。


我们生活的墨尔本,已经经历过两年的封城,今年2月到4月份,是2019年以来,孩子们的第一个“完整”返校的“实体学期”。随着政策的逐步放开,学校里也都不要求室内戴口罩了(但是大部分华人家庭还都是会叫孩子们在学校戴口罩的)。我的两个闺女就是这样的乖孩子:上课戴口罩、课间和午休都去室外吃东西。说到这里,就不得不提一下空气流通的保护性了:不是说空气里有病毒就一定会感染,而是到一定浓度才会被传染。所以澳大利亚的学校都是要保证教室的空气流通和户外教学时间,大部分学校也都在人群集中的教室里安防了空气净化器。说回我家,闺女们都打球,有一次周六打完球,收到同球队小朋友妈妈的电话,说她闺女阳了。我明明记得当时我家妹妹和这个确诊的小朋友在球场上面对面没有戴口罩说了会儿话,但是事实证明只要在室外,风险就不大,我家妹妹并没有被传染上。当然,这里还有个隐藏信息,那就是娃娃们在做运动的时候是不戴口罩的,于是,姐姐中招就是在某个放学后的舞蹈课上:做运动不戴口罩+舞蹈课在室内喘粗气流汗=高风险
隔天早上,姐姐本来有学校乐队排练,早上7点要到校。她赖床不起说不想去学校,我以为她只是犯懒,尤其快期末了,强打精神去学校免疫力也低下,我就干脆给她请了一天假。没想到早上10点多的时候,姐姐开始发高烧到39度,自测盒测出来了两条杠。所以我当时就想,如果你感染了新冠,自己马上就有明确的觉知。换言之,如果你还在犹豫我是不是感染了,那八成就是紧张和压力造成的焦虑头疼而已,继续自我观察、继续自测吧。就像第一次生孩子的时候,如果你还在犹豫自己是不是开始宫缩,那就是还没开始宫缩,不用着急去医院,因为真正进入产程的宫缩出现了,你肯定明确地知道事情不一般。
测出阳性之后,我飞快地收拾东西,布置姐姐专属卧室,安排所有人的生活线路,尽量避免重合。澳大利亚地广人稀,我们的住房面积大都比较富裕,所以姐姐有自己的专属卧室和厕所,只不过还是要出卧室门、经过走廊才能去厕所。这段走廊里,我放了一台空气净化器,24小时不间断地以最大功率吹风,一共开了十来天,包括姐姐转阴以后还吹了三天。妹妹和我也有自己的房间和厕所,只不过难免要公用走廊,所以我们但凡要经过那里的时候,都会戴口罩
妹妹因为从小身体不好,是我们家重点保护对象,所以整个隔离期间也被关在卧室里没有出门,小可怜每天就自己坐在床上玩玩具。总结来说,就是姐妹俩各自关在卧室里,白天各自抱着个ipad,方便我随时和她们发信息和打视频电话沟通,我们母女仨还组了一个微信群,随时开家庭会议。我在客厅和厨房活动,准备一日三餐、水果、下午茶,做家务之外,还有早上发ipad,晚上收电子设备(手机、ipad和充电器)。所有的电子设备都用酒精或者消毒湿巾擦拭,整宿晾在沙发上充电(那段时间客厅的沙发也没有人坐)。
唯一的坏处就是她们难免禁不住诱惑一直看电子屏幕,不过我的iphone手机上可以看到她俩的screen time,准确掌握两人看屏幕的时间,并且会发信息、打电话提醒她们休息眼睛。当然,看ipad的时间肯定是比平时长……很多!!鉴于小可怜们在蹲隔离监,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吧!我的对策非常有限,因为不能进她们的房间耳提面命,所以只能多安排点网课、多提供各种休闲娱乐的可能性。妹妹喜欢涂颜色,她屋里有整套的画笔和涂色书,还有数不清的乐高和玩具;姐姐有小提琴、绘本、图书,还有中文教材,结果发现她最喜欢抄写中文。剩下的就是讲道理、凭自觉,在电话上和她们聊一聊站在窗口望向远方风花雪月的重要性。
吃喝方面,我在姐姐测出阳性后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冲去target百货店买了两个带支架的餐盘(如图),没有条件的话,其实门口放个椅子也行。小餐桌放在姐妹俩卧室门口,方便我们交换物品、分发食物和回收垃圾。上面的托盘可以拿下来,姐妹俩就整盘端进屋里,坐在床上吃饭。餐品上倒也没有什么特别,我也不怎么会做饭,所以不管猪肉鸡肉牛肉,统统切成猪排鸡排牛排,腌制一盆放冰箱,一顿饭煎两片。每餐肉排搭配青菜,少量主食,水果就看娃娃们的喜好,最好餐前或者早茶、下午茶时间,空腹吃。饮料就是VC泡腾片、养乐多、酸奶和菊花茶。早晚的牛奶里,还掺和了无色无味的水溶纤维粉。总之都是为了保护肠胃菌群,增强抵抗力。值得注意的是,每次放饭之后我都敲敲门,等我离开门口之后,妹妹再开门取餐;等妹妹取餐之后,姐姐再开门取餐。吃完收餐具的时候也一样,听妹妹先放出来关好门,姐姐再开门放餐盘;我等姐姐关门之后几分钟(不要忘了这个走廊里有空气净化器一直在吹哦)再过去收餐具。收餐具的顺寻也是妹妹(阴的)先,姐姐(阳的)后。

Australia-02

我在第一天收拾餐具的时候,就意识到孩子们用水杯喝水少、用水瓶喝水清洗的时候不方便,水瓶灌水的时候也难以避免物物污染,所以就干脆都喝瓶装水了。包括我自己感染的时候在内(小朋友洗杯子洗水瓶更不放心),一共喝掉50来瓶矿泉水。每天3、4瓶矿泉水,再加上维生素泡腾片、菊花茶、酸奶、牛奶(我自己隔离的时候喝了很多罗汉果水),矿泉水瓶喝完都各自放在垃圾袋里,避免交叉感染,也方便计算每天的液体摄入量。处理所有从各自卧室出来的餐具、垃圾、换洗衣物的时候,我都戴口罩、带一次性手套,垃圾袋都封口,所有残羹剩饭都拿走之后,每天晚上用酒精喷小餐桌和门把手,再用消毒湿巾擦拭物品表面。所有的餐具都用洗碗机洗(只要保证有洗碗液,洗碗机洗所有人的碗,亲测安全;洗衣机也同理,只要放了洗衣液,加点滴露,全家人的衣服一起洗也没事儿),所有垃圾都封口、再用酒精喷,然后从卧室门口直接拿到户外垃圾桶。最后站在垃圾桶旁边把一次性手套也摘了扔里头,再回到厨房肥皂洗手。总而言之,就是保持室内室外的空气流通,在家里的公共区域坚持戴口罩,接触过其他家庭成员的物品之后马上洗手。洗手一定要用肥皂、餐具一定要用洗碗液,晚上一定要厚厚的涂上护手霜敷上面膜美美地睡美容觉哈哈哈哈。
关于自测盒(好像国内叫抗原测试?我们这里叫antigen test,反正就是那种在家里自己捅鼻子的验孕棒一样的那个测试):姐姐第一次测阳之后就进卧室独守闺房,乖乖没有出来,也就没有做测试,一直到第六天早上,我叫她到户外来再做一次测试。我帮她把药水和棉签都准备好,她只需要自己捅鼻子,我全程带着N95(平时做家务就戴一般医用口罩)和一次性手套在旁边(户外阳台上)协助,那时候测出来还是阳性;第七天,还是阳性;第八天,终于转阴了。我就留姐姐开心地在阳台上玩了一会儿。实际上,青少年的症状通常都比较轻,我家姐姐发烧一天,嗓子疼了三四天,几乎没有咳嗽。我自己属于身体基础比较差的,有哮喘和其他免疫系统病,但是也没有发烧,倒是肠胃不适拉肚子三天,此外头疼嗓子疼时好时坏四五天,最难受的日子吃吃止疼药也就过去了。
姐姐转阴之后的两天,姐妹俩还是继续在卧室隔离,我给姐姐发了酒精喷雾,她自己在屋里打扫卫生消毒了一番。到第十天的时候,我也第一次戴着口罩进她的卧室,喷掉了两瓶消毒液,开窗通风24小时。妹妹很少进姐姐房间,不过我想第十天我再消毒之后,姐姐的卧室也“安全”了。
另外,要说明的是,我在后来虽然也感染了新冠,但是和姐姐是不同的毒株,并不是她传染给我的。尽管没有办法准确溯源,但是我基本上认为是我去学校上课的时候(我是高中老师)被不戴口罩还坐第一排咳嗽的学生传染的(真的是我最郁闷的点!大环境使然:躲过了自家的,没躲过别人家熊孩子)。所以说以上的居家隔离经验亲证有效。
最后,我非常理解,从来没有感染的人对新馆病毒的恐惧心理。当初姐姐刚阳的时候,周围朋友都建议我没有必要严格的居家隔离,全家一起感染、一起隔离一个多星期(相比陆续感染,几口人就隔离几个星期)快捷方便多了。毕竟我作为老师,已经打过三针疫苗了,就算感染也死不了。虽然道理是这么个道理,但是我站在我家姐姐的卧室门口,是真的害怕!真的没有勇气迈出那一步,主动感染啊!所以干脆,就交给命运的安排吧。如果全家一起感染了,那么也好,一起熬过隔离期,最快速度的全家免疫,虽然有可能二度感染变异后的毒株,但可以至少豪横两三个月,足够到处玩个爽歪歪;如果错峰感染,那么也好,总有一个人可以承担家务照顾其他人,保证生活质量;尤其家里有体弱多病和慢性病的成员,更不建议主动感染,毕竟谁也说不好自己到底会不会突发什么状况。最后,咱还是要相信老天爷的善意,兵来将挡水来土掩,不论发生什么,几年后回头看,都是最好的安排。

祝大家(最终)都能平安地豪横起来!!

Australia-03

Similar Posts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