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经济高速发展40年后累积了不少问题,债务尤甚,因为中国规模庞大的投资背后是规模庞大的债务,如果投资的产出不利,造成债务违约。债务危机的是中国经济巨大的隐疾,尤其是企业债务问题近年来进一步加重,值得全球市场警惕。

中国的一些著名企业已发生债务问题

2016年,中国中央政府以及地方政府所欠债务占整体GDP比重为46.4%,远不及美国(100.8%)与日本(212.9%)。但是中国的企业债务一路飞速攀升,2016年已达166.3%,虽不及香港(233.9%),但远超日本(95.5%)与美国(72.5%),也远高于巴西(43.6%)、马来西亚(68.5%)等其他新兴市场伙伴国家。企业的债台高筑给中国经济带来了风险。
2019年,中国民营企业债务违约达4.9%,高于遭遇P2P暴雷的2018年。

2020年11月10日 ,永城煤电控股集团(Yongcheng Coal and Electricity Holding Group)2020年度第三期AAA级债券(20永煤SCP003)未能按期足额偿付总额为10亿元的本息,已实质性违约,震惊了中国的债券市场。当越来越多人逐渐接受现实的时候,信用债的国企信仰就此坍塌,恐慌情绪蔓延至一二级市场。2019年,其财报中的负债已逝1260.12亿元人民币(约195亿美元)。随后,这家国有能源巨头进行破产重组。

2020年11月20日,华晨集团(Brilliance Auto)破产重组,其存续债券规模截至2020年10月22日为172亿元人民币。

中国海航集团(HNA Group)其债务规模3000亿美元。在进了七个多月的破产重组后,2021年9月24日,该公司的董事长陈峰(Chen Feng)及其CEO谭向东因“涉嫌违法犯罪”于已被中国警方拘留。早在2018年7月, 该公司的创始人、时任董事长的王健(Wang Jian)在法国观光时从墙上坠落身亡,享年57岁。

惠誉数据(FitchRatings)显示,2021年上半年,中国公司债违约金额达到96.7亿美元,创历史新高。仅上半年已有25家企业出现债券违约。

中国恒大集团(China Evergrande Group, 3333.HK, 简称:中国恒大)其债务规模约3,040亿美元,已经在数周内发生应支付的债券利息两次严重违约(8,350万美元利息和4,500万美元利息)。中国国内的众多投资者也因其无法兑付企业债而在其各地的分公司进行聚集,但相关消息被中国封锁。

2021年9月29日,花样年(Fantasia Holdings Group, 1777.HK)的债务5亿美元违约,剩余2.05亿美元债务10月4日违约。

中国金融业的腐败案件不断增加

2019年5月24日,中国包商银行因为严重信用风险,被中国央行及银保监会实行联合接管,为20年来首例。路透社称这一事件揭开了中小银行风险的“潘多拉之盒”。

2019年8月,中国锦州银行披露财报,不良贷款余额近300亿元。中国媒体报道该行董事长张伟(Zhang Wei)欲外逃美国,但飞机起飞前被中国警方拦下,12月19日张伟突然去世,享年60岁。

根据《经济学人》报导,华融(China Huarong Asset Management)截至今年6月负债已达2,380亿美元。其公司党委书记、董事长赖小民(Lai Xiaomin)因贪污受贿罪于2021年1月29日被执行死刑。

根据公开的报道进行的统计显示,2019年1月至2021年9月至少有123名中国各银行的高管被刑事调查,其中均涉及不良贷款、受贿。

中国的“一带一路”债务问题开始显现

2004年到2019年,中国的海外贷款(包括“一带一路”和非“一带一路”国家)增长了近12倍,从590亿美元增长到6690亿美元。与此同时,贸易信贷增长显著,从2004年的670亿美元增长到2019年的5600亿美元。而对“一带一路” ”(Belt and Road Initiative) 和“非一带一路”的对比结果显示,52个“一带一路”国家是最大的贷方。

  • 2000年至2018年间,中国批准了96笔债务免除(包括弃权、重组或重新安排债务),不过这些款项仅值98亿美元,主要是无息贷款。
  • 2019年5月,刚果共和国债务重组,将16.8亿美元的债务再延长15年。
  • 2020年4月,巴基斯坦声与中国重新谈判债务的偿付。
  • 2020年8月和9月,厄瓜多尔签署了两项协议,推迟向中国进出口银行(4.74亿美元)和国家开发银行(4.17亿美元)还款。
  • 2020年9月,安哥拉与中国签订协议,重组其201亿美元的债务。
  • 2020年10月,赞比亚与中国国家开发银行谈判推迟其到期的3.91亿美元贷款的还款期限。

截至2019年底,在52个“一带一路”国家中,对中国的未偿公共债务存量最多的5个国家是:巴基斯坦(202亿美元)、安哥拉(150亿美元)、肯尼亚(75亿美元)、埃塞俄比亚(65亿美元)和老挝(50亿美元)。

周三(2021年9月29日),AidData,弗吉尼亚州威廉斯堡的威廉与玛丽学院(College of William and Mary)的研究中心的深入研究结果显示,中国对其他国家的高达 3850 亿美元的债务未披露,而是被隐藏在世界银行(the World Bank)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之外。并且其中有42个中低收入国家目前对中国的债务敞口规模超过了其本国年度国内生产总值(GDP)的10%。其中,中国在巴基斯坦的发展融资的很大一部分是由昂贵的贷款构成的——中国对巴基斯坦的贷款利率为3.76%,西方同行利率为1.1%。

必要的警惕

早在2017年8月,中国政府就宣布其“债务风险得到有效控制”。但中国的事实发展并非如此。中国是否能够解决其面临的债务问题呢?无论如何,世界应有必要的警惕。



Similar Posts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