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亞洲青年網》推出Asian Entrepreneur Studies系列,講述亞洲重要企業家的故事。客觀陳述歷史的真相,同時為亞洲的企業研究和企業發展提供思考。

莊世平(1911年1月20日-2007年6月2日),香港南洋商業銀行(Nanyang Commercial Bank,NCB. 現為中國信達的附屬公司)及澳門南通銀行(現為中國銀行澳門分行)創辦人。

1911年,莊世平出生於中國廣東潮汕一個大家族,祖父莊書良是位博學多才的企業家,父親莊錫竹經營著代表本家族旗號的“協裕批館”。從小獲得了非常好的教育。1927年親眼看到由周恩來賀龍(中國共產黨領導的武裝力量主要創始人和領導人之一)帶領的起義軍經過潮汕,給16歲的他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同年,與林影平結婚。莊世平先後在上海(浦東中學)和北京(中國大學)學習。在北京莊世平就讀由孫中山創辦的中國大學經濟系,師從陳豹隱教授。陳教授是第一位將《資本論》翻譯成中文的人。莊世平向陳教授借了馬克思的《資本論》、《共產黨宣言》、列寧的《帝國主義論》、恩格斯的《自然辯證法》、《哲學的貧困》等書籍。 1934年,大學畢業後,因找工作四處碰壁,同學黃聲(1908—1966年,廣東揭西縣人)邀請他赴泰國謀出路。在泰國,莊世平先後在曼谷的崇實中學、新民學校、中華中學任教。1937年,日本軍隊攻入中國,生活在泰國、印尼等東南亞的中國人發起保衛中國的運動,莊世平也加入了這場運動。

青年時期的莊世平

東南亞的華僑抗日運動

在新民學校,他有幸認識到老鄉蘇惠,而且是同一個村的,按輩份莊世平應稱“姑母”。蘇惠,原名莊啟芳,是叱吒風雲的女共產黨員和著名的學生運動領袖,中國國內的國民黨懸賞要她的腦袋。她輾轉逃到泰國,改名蘇惠。蘇惠將莊世平介紹給中國共產黨在泰國的外國組織——“讀書會”。一年後,蘇惠回國參加革命鬥爭,向組織推薦了莊世平。蘇惠說莊世平具有強烈的愛國心和馬列主義思想,“可以信任,可以擔當大任。” 蘇惠對莊世平說華僑是革命隊伍中一支不可忽視的強大力量。眼下,我們要動員華僑支援、投身到國內的抗日戰爭中。第一点:對素質好的華僑子弟,要著力給以培養,爭取他們投身到國內共產黨領導的抗日隊伍中,以壯大我們的力量。第二点:物質上支持國內的抗日戰爭。

当时,華僑支援中國的抗日戰爭非常主動和積極。中國政府要求,華僑各種捐款、醫療器械醫藥和其他各項物資,經國民黨分發給國內各抗日前線。莊世平相信的是共產黨,因為共產黨宣傳國民黨抗擊日本侵略不積極,而抗日更積極的共產黨反而要被國民黨消滅。所以共產黨領導的東江縱隊很多經費、物資都來自泰國華僑抗日聯合會和莊世平(莊世平是“泰國華僑抗日聯合會”常委)。年底,一個深夜,《中原日報》報館一位同事告知莊世平:“你已上了黑名單,逮捕令已發出,請立即轉移!”他來不及與身邊妻子林影平、孩子告別一聲,就消失在茫茫黑夜之中……莊世平先后逃到馬來西亞、新加坡,結識了《現代日報》總編、潮汕愛國華僑方君壯,開始為《現代日報》提供抗日救亡文章。

滇緬公路

中国的抗日战争爆发后,日军很快就占领了中国华北、华东、华南地区,仅剩以香港和越南海防等第三国港口转运之通路,其余港口大都落入了日军的手中。1937年8月,当时的云南省主席龙云向蒋介石提出“滇缅公路”的计划,蒋介石非常赞同。

1940年,泰國華僑抗日聯合會让庄世平以曼谷《中原日報》記者身份前往緬北高原、滇西峽谷考察滇緬公路,經過半年的考察,莊世平收集了大量第一手材料,撰寫了《滇緬公路考察報告》和《中國得道多助,抗戰必勝》等通訊文章,激發華僑的抗日救亡情緒,掀起更大的捐獻高潮。

1941年底,日本军队佔領泰國,中華總商會會長蟻光炎被殺害,莊世平等人遭到通緝,在李其雄帶領下《中原日報》編輯記者一行10多人一起前往老撾他曲市避難。到达他曲後,在當地华侨余金記、林德長的支持下,創辦了“他曲公學”、“合盛商行”,以集資的形式創辦了一間大型雞場。“他曲公學”成為抗戰時期華僑子弟得以求學的“寶地”,不僅招收當地學生,還為逃難子女提供就學機會,上學一律免費。而“合盛商行”,因為講誠信,幾個月之內,分支機搆遍及曼谷、馬來西亞、新加坡、河內、海防、東興、柳州、貴陽、重慶,一時間生意興隆,獲利頗豐。這些利潤除購買大批醫藥品外,大部分兌換成便於攜帶的黃金,十天半個月,派可靠專人,送到國內。

1942年,日军入侵老撾,莊世平又被迫先後轉移到廣東和廣西,並在柳州創立“德泰公司”,以商貿作為掩護,轉移和保護愛國者。隨著湖南長沙失陷,柳州、桂林告急,莊世平被迫再次轉移。

重庆之行

共產黨的南方局出現叛徒,所有與南方局有聯繫的進步人士必須迅速轉移。莊世平租了二部貨車,裝上德泰公司存貨,在貴陽賤賣了一車貨,随后到达重慶。在重慶,有他30年代就蹲國民黨監獄的小學老師、当年邀請他赴泰國謀出路的老同學黃聲和广东老乡老友許滌新

許滌新,当时任八路軍駐重慶辦事處經濟組組長,受周恩來、董必武直接領導。莊世平与許滌新有兩次徹夜長談。分析了國際、國內形勢。國際上,法西斯已成強駑之末,必將徹底失敗。莊世平講東南亞僑界情況,廣大華僑期盼祖國強盛,這樣可以提高他們在僑居國的地位和尊嚴,反之,會受到歧視和淩辱。抗戰勝利之後,也希望國共兩黨坐在一起,成立聯合政府,和平建國,團結建國。鑒於蔣介石的長期獨裁、打內戰的思想、政策,談崩了兵戎相見,因此必須未雨綢繆,早作準備。在國外由於有僑居國法律束縛,在爭取和團結僑胞方面,必須更多地講究政策、策略、方式、方法。國內,共產黨的方針是反對內戰,反對獨裁,團結一切可以團結的力量,包括名民黨派、廣大華僑,建立最廣泛的愛國民主統一戰線,為獨立、民主、自由的新中國而奮鬥。許滌新說:“愛國一家,愛國不分生後,不僅對廣大華僑,既便對國民學政府也採取這個方針。堅決主張一致對外,反對打內戰,反對反裂,全力支持抗日戰爭的愛國壯舉”。

共產黨與蘇聯駐重慶貿易代表簽定有協定,是蘇聯輕工、化工、醫藥、食品等商品總經銷商。不久,許滌新将蘇聯商品的銷售代理給了莊世平。

安達公司:蘇聯商品

莊世平與翁向東、許子奇、陳複禮、丘秉經、許敦勳、許木強、王逸鵬、丘紹彬、林德長、丘公衡等,在越南河內創建了“安達公司”,以大規模集資辦法,迅速壯大,很快在上海、美國、新加坡、香港、海防、西安等地設立分支機搆,河內為總部所在地。1945年8月15日,日本天皇宣佈投降,莊世平返回曼谷。

安達公司:藝術團和電影

抗戰時,周恩來、郭沫若組織成千上萬熱血青年組成10個“抗戰舞劇隊”、4個“抗戰宣傳隊”,分赴各抗日戰場,進行宣傳演出,鼓舞了抗日軍民的鬥志,取得巨大成績。其中演出五隊、七隊則活躍在中南地區。因節目體現了反對國民黨的宣傳內容,國民黨被勒令停止演出。根據周恩來“相機撤退”的指示,一部分就地隱蔽,40多人秘密轉移到香港。安達香港分公司接受了這些人,組織成一個藝術團,以演出收入,解決生活問題。

莊世平與泰國曼谷“東舞臺”劇場簽訂演出的協議從1947年1月1日起實施,但1946年12月19日,卻突接安達香港分公司經理丘秉經的加急電報稱:“中藝一行34人,昨晚登上‘多利士摩托’貨輪,一切道具也都裝船完畢,卻遭香港水警干涉,已無法成行,運費則全部被扣。”為了信守協議保證協議履行,莊世平聯繫航空公司購機票。20日下午,中藝34人轉乘香港國泰班機,到達曼谷機場。莊世平親率新聞界、文藝界、教育界20多名代表人物接機、獻花,而21日的歡迎宴會則是著名僑領,文化、教育、新聞及經濟界精英名流出席,各中文報紙為《中原日報》、《中華報》、《華僑日報》等,都在重要位置、重要版面,登載抵達新聞和“獨家新聞”,這種先期造勢有聲有色,令藝術團十分感動。但看完節目清單以後,莊世平對藝術團的領導丁波提出修改部分節目,目的是為了首演成功,為了絕大多數華僑都能接受,包括國民黨政府駐泰國大使館的大部分人。而且因為當時的泰國承認國民黨政府是中國的合法政府,演出人員的的言行都應符合“合法”兩個字,唯如此,才能保存、發展、壯大。首演的《中國人民悲歡曲》,因是元旦新年期間,改成《歌舞新年》,不提反對獨裁,因“獨裁”容易讓人聯想到國內的蔣介石。

次日,莊世平還會同“東舞臺”經理馬天翼,帶著十幾份登載著藝術團新聞、文化評論的各種報紙,來到國民黨政府駐泰國大使館,登門拜訪大使李鐵錚,爭取李鐵錚大使首演剪綵。李大使雖謝絕剪綵,但欣然為藝術團來泰演出題寫了“行萬裡路,宣揚祖國文化”十個雄健的大字,以示個人支持、祝賀之意。莊世平又囑咐,將李大使題字,放大加工後,張貼在大屏風上,置於劇場大門口,以擴大宣傳造勢。

首場演出取得巨大成功,最受歡迎的《英雄兒女》連演11場,觀眾達1.3萬人次。1月18日中午,李大使舉行酒會招待各國大使,邀請藝術團全體成員作為貴賓出席。1947年農曆除夕,大使為皇室成員、各國使節和僑領舉行除夕酒會,藝術團再次出席,並為酒會演出助興。會後,泰國国王ภูมิพลอดุลยเดช頻頻點頭說:“感謝給了我們美好的享受。過去我們以為中國只有潮州戲,今天我真是大開眼界。”

在曼谷的8個月當中,藝術團共演出139場,觀眾達11萬人次之多,創造了歷史記錄。經濟上也獲極大豐收。與此同時,在莊世平、譚有六的策劃下,應廣大華僑子女強烈要求,藝術團在“進德學校”、“南洋中學”分別開設歌詠、舞蹈兩個短訓班,一個月學習後結業,演員和學員聯合舉行彙報演出,僑領和學生家長前來觀看。李大使又特地送來“且習歌舞,預祝升平”的賀辭。

此外,“安達公司”還代理蘇聯電影在當地發行及放映。因為國民黨對共產黨的圍剿,西安分部被迫撤銷後,上海、新加坡、海防、美國分部也難以為繼,而在曼谷,國民黨以稅務不清為藉口,欲抓捕莊世平。莊世平撤往香港,但曼谷公司被查封,職員均遭逮捕。越南戰爭臨近時,安達在河內總部和西貢分公司撤退到香港。

寶通錢莊

1940年10月,中國共產黨成立南方工作组,任命方方為書記,其妻子是莊世平的“姑母”蘇惠。1946年7月方方和蘇惠來到香港,將是南方工作组“暫時用不上”的經費,50萬港幣以短期借款交給莊世平。依靠這筆資金,莊世平創辦專營僑匯兌換業務的“寶通錢莊”,生意興隆,為共產黨國內組織提供了大量經費。莊世平在每筆交易中僅提取2%的傭金,但也獲利不少。

這期間,莊世平還接受南方局向越共捐贈資金經費的交接任務,支援越南民族獨立解放鬥爭;為港英當局羈押拘留的20多位共產黨員的奔走營救,並提供數萬保釋金。泰國華僑首領蟻美厚赴北京參加中國人民政治協商會議第一屆全體會議籌備會議,路過香港,起居安全也由莊世平全面負責。

另外,在方方让莊世平參與了南方銀行籌備和南方銀行印製鈔票“南方券”的設備、紙張的採購、運輸工作等。

南洋商業銀行

1949年12月14日,在香港中環德輔道中167號南洋商業銀行開業,當日莊世平在銀行门口掛起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国旗,这是香港島上掛起的第一面五星紅旗。

莊世平只用了1萬美元南洋商業銀行就開辦了,這在中外銀行創辦史上,是僅有的先例。因为沒有黃金儲備,南洋商業銀行就從其他銀行不做的僑匯業務開始。當時因二戰結束不久,新中國剛剛成立,海外華僑、港澳同胞與內地親友經濟聯繫缺乏管道,南洋商業銀行的僑匯業務,正好適應了這種需要,一時間出現客戶帶麵包排長龍辦理記款的熱鬧景象。之後,專門成立了華僑服務部,為世界各地華僑辦理存款,国际匯款業務。業務發展很快,成功拓展至近百個國家和地區。

1950年,在全國統一貨幣行動中,廣東省收兌了5億港元港幣和部分美元、越幣,根據葉劍英元帥和時任廣東省人民政府副主席方方的意見,全部存入南洋商業銀行。

南洋商業銀行后来參與香港大型基础建设,如亞洲貨櫃碼頭、新界高速公路、地下鐵路、東江輸水工程、大嶼山高速公路等建設,為商業及小業主提供各種金融服務,支援地產商發展房地产。在香港,南洋商業銀行是提供私人買房分期付款的主要銀行之一,推出年期長達20年,利息優惠,手續簡便。 1980年成立南洋信用卡有限公司,第二年發行港澳內地通用的“發達卡”,引起國際關注。1984年,國際上規模最大的兩個信用卡組織VISA和萬事達卡先後向南洋商業銀行表示,下年度董事會和年會希望在北京召開,希望南洋商業銀行幫助安排。莊世平聯絡溝通成功,兩個會議在中國銀行總行的支持下,次年圓滿成功,與會者大都是國際知名的銀行家和政治家。不久,南洋信用卡有限公司開始發行全球通用的VISA信用卡和萬事達信用卡,並在內地各大城市推廣這一業務。髮卡數量、種類,南洋商業銀行都位於香港同業前列。

1992年,南洋商業銀行資產總值近500億港元,稅後利潤5.9億港元,而到2003年,香港八大銀行中,南洋商業銀行業績排行第二,盈利16億多港元。僅次於滙豐銀行。

自創辦南洋商業銀行起莊世平即出任董事長兼總經理,並歷任中國銀行港澳管理處副主任、華僑商業銀行常務董事、集友銀行副董事長及僑光置業有限公司董事長。1986年,莊世平退休之後,也榮任南洋商業銀行名譽董事長及中國銀行名譽副董事長。

澳門南通銀行

經營東北糧油和南方蔗糖生意的上海鉅賈鄭星房是廣東潮汕人,他的孫子鄭鐵如曾就讀于中國蘇州的東吳大學,又先後畢業於美國俄亥俄州立大學商科和美國賓州大學商學研究院碩士。1917年回到中國,在北京大學教書。1922年後,創辦中國銀行汕頭、漢口等分行。1950年後轉任中國銀行香港分行經理,在國內共戰後期,鄭鐵如決定將原屬於國民黨政府的中國銀行交給共產黨,借款莊世平籌辦了澳門南通銀行。

对子女和自己的清贫

莊世平握钜資而清貧,是罕見的。擁有幾百億資產時,莊世平也沒有為自己購買專車,上班步行或搭電車,而他在香港的住房,還是幾十年前香港中國銀行分配的,僅100平方米多一點。他出外洽談商務,甚至上北京參加人大、政協會議或參加中國銀行董事會,從不坐頭等艙,只坐普通艙;出差,至今還自己動手洗衣服。

50年代初,莊世平最送6人兒女回國學習,要他們學成以後為新中國效力。但在中國內地,莊世平最的幾個孩子被認為是“大資本家”子女,受到歧視、打擊。三年困難時,大兒子莊榮敘因分在偏遠鄉鎮得了水腫病,從內地醫院轉回香港治療。但剛醫治第四天,莊世平聞訊來到醫院,當面訓斥兒子:“全國人民都活得下去,你驕貴什麼!”硬逼著兒子返回中國大陸。後來難以生活下去,莊榮敘又偷偷返回香港,改名換姓,幫人打零工、搞加工、送貨、當出租司機。其他幾個子女,除小女兒莊如明被中共政府送出國外深造外,都沒好到哪裡。直到莊世平去世时,庄世平四个儿子和两个女儿,都没有一个在政界和商界出任要职,更没有什么产业、企业或者记在别人名下的股份,他的长子庄荣叙到退休前也不过是以租车送货、开巴士维生的普通香港人。

憑藉莊世平的權力、威望和廣泛的人際關係,他完全可以為了子女找到一份前程遠大的工作,但他就是不這樣做,也不許朋友幫助這樣做。而對困難群眾、對災民、對貧困孩子,他都出手大方,特別對災民,奔走呼號,每年募集的捐款幾千萬、幾億之多。一生与巨贾高官打交道,莊世平离世时没有个人房产及企业,一直居住在香港中银提供在跑马地荷塘道1955年银行分配的宿舍。

1927年夏,莊世平與林影平在汕頭結婚合影,時年16歲。他們此後70多年相濡以沫,相互支持,成為佳話

逝世

2007年6月2日,莊世平因心律衰竭在香港逝世,享年96歲。中国國政協主席賈慶林、國家副主席曾慶紅等分別以不同方式對莊世平逝世表示沉痛哀悼,並向其親屬親切慰問。7月8日,莊世平追悼和公祭儀式在香港舉行。其靈柩蓋國旗,由董建華、高祀仁、林兆樞、李嘉誠、肖鋼、林木聲、陳偉南、朱樹豪、李國寶等人扶靈。7月9日,莊世平的遺體奉移深圳大鵬灣華僑墓園,與夫人林影平合葬在一起。

參考資料:中華工商聯出版社《莊世平傳》、鳳凰網《一代僑領莊世平的傳奇商業人生》、 亞洲資本《訪全國著名僑領、著名金融家、世紀老人莊世平》

Similar Posts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