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黑客对网站的攻击,本文是对2020年4月29日发布于《亚洲青年网》的文章恢复。作者对原文有修订。


COVID-19(新冠肺炎/武汉肺炎)的治疗是一个不断发展的过程,各国的医疗部门正利用多种可用的实验药物(包括羟氯喹)来对抗COVID-19。美国内科医生与外科医生协会(AAPS)的最新研究报告显示,用羟氯喹(Hydroxychloroquine/硫酸羟氯喹,缩写HCQ)治疗的2333名COVID-19患者中,有2137被例治愈,临床改善率为91.6%。另外,经31个国家/地区的6150名医生和33700份调查,全球最大的医疗数据收集公司Sermo对各国的COVID-19治疗方案显示全球有55%的医生在使用羟氯喹。

羟氯喹(硫酸羟氯喹)能够阻止病毒与人体结合

COVID-19主要攻击血红蛋白(血液中携带氧气的蛋白质),羟氯喹阻止NTD进入ACE2,口服后在肺部的集中比血清高700倍,并且羟氯喹具有人体免疫调节的活性,这也是其在预防及早期的治疗方面的药物机理。

锌(Zinc)对于羟氯喹更好的发挥功效有重要作用

锌抑制COVID-19(冠状病毒)的RNA复制,COVID-19的复制需要一种酶,这种酶对于病毒的生长至关重要。锌会抑制该酶,使酶失活,很难产生更多的病毒。
越来越多的研究表明,患者缺锌可能使羟氯喹失去作用。在患者血液中是否有足够的锌(包括食物的摄取)来抵抗病毒的复制较为关键。

阿奇霉素(Azithromycin)抑制定向蛋白质合成,有抑菌作用

COVID-19感染者的免疫力低下,容易受到多种细菌感染,阿奇霉素有抗炎及免疫调节作用,起到治疗和辅助治疗作用。

相关研究

  • 纽约社区医生弗拉基米尔•泽连科(Vladimir Zelenko)用羟氯喹+阿奇霉素+锌的治疗方案诊治了1,450例冠状病毒患者,仅6例需要住院治疗,2例死亡。
  • 纽约大学格罗斯曼医学院(NYU’s Grossman School of Medicine) 对当地医院用羟氯喹和阿奇霉素治疗的932名COVID-19患者的记录研究发现,服用抗疟药羟氯喹和硫酸锌以及抗生素阿奇霉素的患者死于冠状病毒的可能性要低44%。
  • 在预防的效果上,关于羟氯喹的成功案例和相关研究较多,比如《国际抗微生物药物》杂志。
  • 意大利风湿病学会(SIR)对整个意大利的1200名风湿病学家收集的65000位患者(类风湿关节炎)数据显示系统性地服用羟氯喹的仅20位患者对该病毒呈阳性反应,没有死亡,也没有人接受重症监护。

媒体争议


1、羟氯喹的风险被部分媒体夸大
越来越多的一线医生已编制了羟氯喹临床研究列表,但带有政治偏见的媒体却断言羟基氯喹不起作用。例如有媒体称服用羟氯喹引发心脏病,但美国心脏协会(AHA/ASA)最新发表的研究表明,羟氯喹的风险被部分媒体夸大了。在对201例COVID-19患者的治疗显示,没有TdP或致心律失常。


2、羟氯喹的廉价受到制药厂等利益集团攻击
羟氯喹的治疗成本十分廉价,在12至60美元之间。3月20日,法国医生Didier Raoult将2600名接受羟氯喹和阿奇霉素治疗COVID-19治愈率88%(没有使用锌)的结果发布 在国际抗菌剂杂志(ISAC)发表。但4月3日,国际抗微生物生物化学协会(ISAC)称由于羟氯喹和阿奇霉素治疗新冠肺炎的非随机临床试验结果没有达到业界共识标准,撤回了该论文。对医生Didier Raoult进行激烈批评的三位所谓“法国杰出医生”都是受吉利德公司(Gilead Sciences,美国生物制药公司/瑞德西韦remdesivir制造商)资助的顾问委员。

另一名在医生在社交媒体上说,“如此糟糕的情况下,不是聚焦制造更多的呼吸机,当然呼吸机也重要,对于重症的患者。但作为普通的医生,我得治病救人,更在乎的是早期的临床治疗有所突破。”

3、治病救人的羟氯喹受到别有用心的政客攻击

在全球肆虐流行,不断威胁着全人类生命健康的情况下,川普总统(Donald John Trump)3月19日公开推荐了羟氯喹。本来,治病救人理所当然,但偏偏被一些罔顾生命的政客对手攻击。如果像部分政客说的那样,需要更为严谨的医学评估,即便道理上没错,但时间上至少需要个月,这会让全世界多少无辜的生命类错失治疗的机会而丧生。所以,战时状态的医疗和太平岁月时期是不同的,川普总统的推荐是有勇气有担当的表现,是为了挽救生命,也的确拯救了许多染疫的家庭。

孟加拉国的医疗小组证明伊维菌素(Ivermectin)在体外对新冠病毒的抑制达到99%,发现伊维菌素与阿奇霉素组合后,对治疗COVID-19效果惊人。于是受到广泛好评。但伊维菌素(Ivermectin)也是一种抗疟疾药物,没发现它与羟氯喹在药物机理上的区别。如果有区别,那就是一个没被川普推荐,另一个被川普推荐了。

瑞典因反驳“危险而无效的”羟氯喹而受到美国媒体的称赞,但此后死亡率从4%跃升至12%。然而北欧国家的平均死亡率不到5%,冰岛的死亡率不到1%。

耶鲁大学流行病学教授哈维·里施(Harvey Risch)指出,因为没有使用羟氯喹,数以万计的CCP病毒患者正在无谓地死亡。羟氯喹在过去几个月里一直成为将医学政治化的辩论中心,但却是战胜病毒的关键。政府应该广泛使用这种药物,以挽救成千上万患者的生命。感染初期使用这种廉价的口服药物,在病毒还没有来得及繁殖到无法控制的程度时是非常有效的。Harvey Risch教授表示,关于羟氯喹的错误判断将被医学社会学家作为一个经典案例来研究,来说明科学以外的因素是如何压倒医学证据的。

纽约社区医生弗拉基米尔•泽连科(Vladimir Zelenko)在史蒂夫•班农(Steve Bannon)的《班农作战室》采访中所说,“我的20美元药方是有效的,这对于投入成千上百万准备大干一场的制药厂将很糟糕。我只关注如何救人,而不是挣钱,每天工作21个小时的普通的社区医生,如果通过这些廉价药治好了这个流行病,那么在大学研究院办公室里还在冥思苦想的那些教授会们会觉得没自尊,没面子。作为医生,如果使用未经批准药方也会承担责任甚至诉讼,这与尽快治病救人冲突,传播和广泛使用也困难。而我是一个2年前就被确诊癌症晚期的人,失去了右边的肺,与我的孩子们都做过生死道别,所以我不会理会那些置人命而不顾的恶魔,能救人就好,科学是客观的,正确与否终留给历史验证。神奇的是,我现在活着,我治疗过的病人们也活着。”

治疗方案:

硫酸羟氯喹Hydroxychloroquine:200mg 每日2次,服用5天
阿奇霉素Azithromycin:500mg 每日1次,服用5天
锌片(口服)Zinc:220mg 每日1次,服用5天

儿童安全的24小时内剂量上限:体重(公斤)×6.5mg。
例:30kg(公斤)×6.5mg=195mg,195mg就是30kg体重的儿童24小时内羟氯喹的剂量上限。

预防

成人用于预防:建议首周 400 mg一次,之后小于200 mg/次/周
锌可从食物中摄取,补充因人而异(饮食习惯),锌的缺乏症患者需要适量补锌

3岁以下儿童不可以口服,10岁以下的儿童免疫系统没有发育完全,体内ACE2不够,口服效果也不明显,建议雾化使用。而且从统计学数据来看,10岁以下儿童感染的案例非常少。10-15岁青少年可以采取口服。

声明:本文非医疗建议,任何提及剂量的目的仅出于提供信息的目的,而非医学用途。

Similar Posts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