羟氯喹治疗新冠病毒(COVID-19/SARS-CoV-2 )引发世界越来越多人的关注,各方争议到底是医学的审慎?政治的正确?药厂的利益?还是先治病救人重要?

3月19日,白宫新闻发布会上总统特朗普(Donald John Trump)推荐了羟氯喹。川普总统是共和党,民主党作为他的反对党对川普的言论进行了抨击,抵制使用羟氯喹。随后的一个月(截至4月20日),疫情最严重的纽约州、新泽西、马萨诸塞都是民主党“铁杆”州,三个州的确诊病例占全美的49%,病死占全美的60%。与此同时,民主党“铁杆”州的病死率达5.99%,远高于共和党铁盘州的3.73%。接下来的一个月(截至5月20日),在2016年美国大选中,支持共和党的地区每10万人有13人死于新冠病毒,支持民主党的地区每10万人有39人死于新冠病毒,死亡率高了三倍。

美国各州疫情数据(截至5月20日)

4月7日,特朗普在白宫举行的疫情记者会上批评WHO(世界卫生组织)在疫情初期判断错误,导致全球疫情迅速蔓延。4月17日,特朗普在推特发文质指出WHO总干事谭德塞(Tedros Adhanom Ghebreyesus)的失职。5月16日,医学杂志《柳叶刀》(The Lancet)前所未有的发表了一篇题为《把权力还给美国疾控中心》(Reviving the US CDC)(Reviving US CDC)的文章向美国人呼吁投票换掉美国总统特朗普!(原文:Americansmust put a president in the White House come January, 2021, who will understandthat public health should not be guided by partisan politics. “美国人必须在2021年1月前让一位总统入主白宫,而这位总统需要明白,公共卫生不应该受到党派政治的影响。”)5月18日,特朗普透露自己正在服用羟氯喹以进行新冠病毒的预防。5月22日,《柳叶刀》发表了一篇心脏病专家的报告,涉及六大洲671家医院的96,000多名患者,针对近15,000名患者进行的研究,指出羟氯喹可能会增加心律不齐和死亡的风险,原文链接。随后基于该文章,WHO指出羟氯喹是危险的,并于5月25日宣布暂停“团结试验”(全球联合项目)中羟氯喹的试验。

美国川普总统3月19日白宫新闻发布会上推荐了羟氯喹治疗新冠病毒(COVID-19)有效果

5月25日,法国传染病专家迪迪埃·拉乌尔(Didier Raoult)质疑了《柳叶刀》发表的那篇心脏病专家报告,认为该研究“ 混乱 ”是因为进行研究的患者的都是“看不见的人”。 随后,心脏病专家报告中涉及的医院声明没有参与任何数据分享。研究者对报告涉及的患者数据的数据公司(Surgisphere)进行调查,发现该公司数据库已经不存在了。不仅如此,众多医学专家对于心脏病专家论文提出质疑。

  • WHO(世界卫生组织)2017年:氯喹/羟氯喹 是安全的。原文(第36页)
  • WHO(世界卫生组织)2020年:氯喹/羟基氯喹很危险!

6月1日,在众多科学和医学界的质疑下,《柳叶刀》杂志承认那篇心脏病专家报告在患者数据上出现了“严重的科学问题”并要求对数据进行审核。

《柳叶刀》杂志6月3日发布的公告

6月3日,《柳叶刀》杂志撤掉了那篇心脏病专家报告。随后,WHO宣布恢复“团结试验”(全球联合项目)中羟氯喹的试验。

羟氯喹危险吗?

羟氯喹是40年代被批准的老药,存在于世界卫生组织(WHO)的基本药物目录中,1955年在美国被批准用于医疗,是美国排名第128的最常用处方药(备注:处方药超过500万)。这种已经被世界三分之一的人口使用了70年的药物,现在怎么就突然变得不安全了?

1、早期被媒体报道称服用羟氯喹致死,引用最多的两则新闻:

  • 一则来自非洲,原因是为超剂量服用(任何药物均有一定的毒性,过量服用均会导致结果)。
  • 一则来自美国,原因是服用的氯喹是兽用氯喹(该美国夫妇服用用于治疗鱼类的磷酸氯喹),不是羟氯喹。
羟氯喹和氯喹区别
羟氯喹HYDROXYCHLOROQUINE和氯喹CHLOROQUINE的区别

2、《华盛顿邮报》(The Washington Post)等媒体报道VA(美国退伍军人事务部)4月21日指出“服用羟氯喹药物的新冠病毒感染患者更有可能死亡”。

  • 5月19日记者会上,美国退伍军人事务部(VA)指出该报道不实,应停止这个闹剧。报道的作者仅仅用了VA的数字,而其中的死亡数字不是新冠病毒的临床数据(包括病史),DOD(美国国防部)和HHS(美国卫生与公众服务部)使用羟氯喹超过65年,VA每次采购42,000剂羟氯喹,在这次疫情中,不仅是为老兵和家属,也为医务人员都提供了FDA(美国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允许的羟氯喹。

3、研究报告指出患者服用羟氯喹会出现心律不齐(TdP)等心脏问题

  • 耶鲁大学流行病学教授Harvey Risch的研究表明:羟氯喹+阿奇霉素已被用作300,000多名合并症的老年人的护理标准,使用者预计诊断为心律不齐(TdP)的比例为万分之4.7。报告原文
  • 美国心脏协会(AHA/ASA)的研究表明,羟氯喹的风险被部分媒体夸大了。在对201例COVID-19患者的治疗显示,没有TdP或致心律失常。 报告原文

4、研究人员使用高剂量的氯喹(CQ)试图证明羟氯喹(HCQ)“不是安全的药物”

  • 英国牛津大学(Recovery实验室 )给高龄和患病患者提供了典型剂量(2,400mg)的2-3倍(适合大猩猩的剂量),并且没有发现因HCQ毒性而导致的其他死亡。
  • 由巴西科学院院士、化学博士马科斯·N·埃伯林(Marcos N. Eberlin) 联合众多科学家、大学学者的公开信(原文链接)指出:发表在《美国医学会杂志》(JAMA)的研究报告指出羟氯喹在治疗新冠肺炎时死亡更高,然而该项实验中对患者使用了致残/致死的剂量。中国研究人员在《英国医学杂志》(BMJ)上发表的另一项研究也是对中度至重度症状的患者给予巨大剂量的羟氯喹:前三天1200毫克/天,然后800毫克12至21天)相当于把20克的羟氯喹给予患者,而巴西卫生部的推荐剂量(第一天每12小时400毫克,后5天400毫克/天)共2.8克。可见用于报告的实验不仅没有基于科学,甚至已经达到荒谬。“吃鸡蛋不好,会增加胆固醇”,有时:“鸡蛋很好,吃得放心”。
  • 实验人员对Manaus市81例接受covid-19治疗的患者使用高剂量的氯喹,试图取消羟基氯喹的资格(原文链接),不仅将患者当做小白鼠进行实验,而且使用连外行人都能意识到的高剂量,其可怕程度已引起国际关注。
  • 大量非专业或者专业的“初学者”或机构组成“科学小组”小组,其中一些人在与大流行病作斗争方面经验很少或没有经验,却在不断提供羟氯喹(HCQ)为无效药物,甚至是致命的毒药的研究和报告。

羟氯喹有效吗?

对新冠病毒(COVID-19/SARS-CoV-2)的治疗目前尚无确认有效药物和疫苗的情况下,羟氯喹(Hydroxychloroquine/硫酸羟氯喹,缩写HCQ)被越来越多的一线医生证明其早期治疗的临床效果。

  • 耶鲁大学流行病学教授Harvey Risch的五项研究,包括两项对照临床试验,已证明羟氯喹+阿奇霉素具有重大的治疗功效,指出有症状的Covid-19患者的早期治疗是治愈的关键。报告原文
  • 美国内科医生与外科医生协会(AAPS)的报告显示,通过羟氯喹治疗的2333名COVID-19患者中2137例治愈,临床改善率为91.6%。新闻链接
  • 法国医生对2600名COVID-19患者的治疗显示治愈率88%(羟氯喹+阿奇霉素,没有使用锌)
  • 美国医生用羟氯喹+阿奇霉素+锌的治疗方案诊治了1,450例冠状病毒患者,仅6例需要住院治疗,2例死亡。
  • 纽约大学格罗斯曼医学院(NYU’s Grossman School of Medicine) 对当地医院用羟氯喹和阿奇霉素治疗的932名COVID-19患者的记录研究发现,服用抗疟药羟氯喹和硫酸锌以及抗生素阿奇霉素的患者死于冠状病毒的可能性要低44%。新闻链接
  • 通过31个国家/地区的6150名医生和33700份调查,全球最大的医疗数据收集公司Sermo对各国的新冠病毒(COVID-19)治疗方案发布了最新报告:羟氯喹(Hydroxychloroquine)和阿奇霉素(Azithromycin)仍然是目前使用最广泛的药物,其中羟氯喹全球有55%的医生在使用。报告原文Sermo reports:COVID-19 treatment

羟氯喹的廉价受到制药厂等利益集团攻击

羟氯喹的治疗成本十分廉价,在12至60美元之间。3月20日,法国医生Didier Raoult将2600名接受羟氯喹和阿奇霉素治疗COVID-19治愈率88%(没有使用锌)的结果发布 在国际抗菌剂杂志(ISAC)发表。但4月3日,国际抗微生物生物化学协会(ISAC)称由于羟氯喹和阿奇霉素治疗新冠肺炎的非随机临床试验结果没有达到业界共识标准,撤回了该论文。对医生Didier Raoult进行激烈批评的三位所谓“法国杰出医生”都是受吉利德公司(Gilead Sciences,美国生物制药公司/瑞德西韦remdesivir制造商)资助的顾问委员。

Didier Raoult,法国

另一名在医生在社交媒体上说,“如此糟糕的情况下,不是聚焦制造更多的呼吸机,当然呼吸机也重要,对于重症的患者。但作为普通的医生,我得治病救人,更在乎的是早期的临床治疗有所突破。”

利益冲突对COVID-19疫情期间对公共立场影响显然存在,制药行业的资金和赠款会影响医师和医学专家的决策。治疗COVID-19是有多种治疗方法,有些受到专利保护,例如瑞德西韦(Remdesivir)和法匹拉韦(Favipiravir)。有些没有专利保护,例如羟氯喹。

  • 揭发吉利德科学公司的文章发表在Sciencedirect期刊。文章链接
  • 揭发吉利德(Gilead),阿斯利康(AstraZeneca)和比尔·盖茨基金会(Bill Gates Foundation),英国牛津大学的大数据研究所(The Big Data Institute),资金来自中国李嘉诚基金会(Li Ka-shing Foundation)和对冲基金老虎(Hedge Fund Tiger)创始人罗伯逊基金会(Robertson Foundation),后者是吉利德(Gilead)的最大股东之一。隐藏真相,操纵有效信息的看法,并通过大量服用羟氯喹来证明其药效对COVID-19的无效。文章链接

媒体的力量,还是媒体的“背后力量”

孟加拉国的医疗小组证明伊维菌素(Ivermectin)在体外对新冠病毒的抑制达到99%,发现伊维菌素与阿奇霉素组合后,对治疗新冠病毒效果惊人。于是受到广泛好评。但伊维菌素(Ivermectin)也是一种抗疟疾药物,没人能找到它与羟氯喹在药物机理上的区别。如果有区别,那就是一个没被川普总统提倡,一个被推荐了。

3月19日特朗普推荐了羟氯喹,随后巴西总统博尔索纳罗(Jair Bolsonaro)的推广受到媒体的嘲笑。5月18日特朗普透露正在服用羟氯喹来预防新冠病毒,随后巴西总统博尔索纳罗推广羟氯喹的视频被Facebook和Twitter删除了,理由是视频侵犯了他们的信息政策。无奈地巴西总统只能对媒体说,自己为93岁的母亲留了一盒抗疟疾药物,以备不时之需。

瑞典因反驳“危险而无效的”羟氯喹而受到众多媒体的称赞,但此后死亡率从4%跃升至12%。然而北欧国家的平均死亡率不到5%,冰岛的死亡率不到1%。面对瑞典的遭遇,那些之前称赞的媒体为什么又集体“沉默”?

3月31日瑞典宣布之后与其他北欧国家的对比

3月29日,法国卫生部提示:服用羟氯喹进行自我药物治疗后,出现“心脏毒性病例”(新闻链接)。法国药品管理局抵制了羟氯喹,也是WHO宣布羟氯喹很危险后第一个停止使用羟氯喹的国家。现在,法国是世界上COVID-19死亡率最高的国家之一(18%)。

图片作者:Gummi Bear,@gummibear737
作者说明:To be clear, this chart is not perfect, this is not scientific. Case Fatality Rates are a flawed indicator, and it’s hard to know exactly how each country treats so this is based mainly on protocols, articles, tweets, etc…bias possible! However, countries with the least testing mainly fall in the HCQ groups. I was curious.

医学需要严谨,但没有特效药的情况下如何拯救更多生命

在全球肆虐流行,不断威胁着全人类生命健康的情况下公开进行推荐羟氯喹的政治人物。虽然能够治病救人本无可厚非,但偏偏被一些不顾人民生死的政客攻击。如果像部分政客说的需要系严谨的医学评估,道理上没错,但时间至少需要个月的时间,这会让全世界多少无辜的生命类错失治疗的机会而丧生。所以,战时状态的医疗和太平岁月时期是不同的,很多医生为了拯救更多的病人选用某种药是勇气的表现,是一种担当,更是为了挽救生命,更何况羟氯喹也的确拯救了许多家庭。

纽约社区医生弗拉基米尔·泽连科(Vladimir Zelenko)在史蒂夫·班农(Steve Bannon)的《班农作战室》采访中所说,“我的20美元药方是有效的,这对于投入成千上百万准备大干一场的制药厂将很糟糕。我只是关注如何救人,而不是挣钱,每天工作21个小时的普通的社区医生,如果通过这些廉价药治好了这个流行病,那么在大学研究院办公室里还在冥思苦想的那些教授会们会觉得没自尊,没面子。作为医生,如果使用未经批准药方也会承担责任甚至诉讼,这与尽快治病救人冲突,传播和广泛使用也困难。而我是一个2年前就被确诊癌症晚期的人,失去了右边的肺,与我的孩子们都生死道别过,所以我不会理会那些置人命而不顾的恶魔,能救人就好,科学是客观的,正确与否终留给历史验证。奇迹的是,我现在活着,我所治疗的病人们也活着。”

第136期《班农作战室》Bannon War Room(Ep-136)

白宫医师肖恩·康利(Dr. Sean Conley)与特朗普讨论了支持和反对羟氯喹的证据后,他们得出结论:“治疗的潜在好处胜过相对风险。”

扩展阅读

声明:本文非医疗建议,任何提及剂量的目的仅出于提供信息的目的,而非医学用途。This is not medical advice and is for informational purposes only. Any mention of dosages is for informational purposes only and not for medical use. Please consult a medical professional. 关于新型冠状病毒(COVID-19)的治疗是一个不断发展的过程,各国的医疗部门正利用多种可用的实验药物(包括羟氯喹)来对抗新型冠状病毒(COVID-19)。

COVID-19, 要闻
Similar Posts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